劈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劈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诡迹之野鬼娶妻-(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47:00 阅读: 来源:劈裂机厂家

关于天狼的探索就到此为止了,我们打算不向屯子里的人透露关于天狼的任何消息,这样就能避免给那位美丽的女王大人带来更多麻烦。

回到屯子里,刚一进杨大叔家,我们就看到老两口坐在堂屋里抹眼泪,一旁的杨大哥正狠命得抽着烟,一脸愁容。

“叔、婶、大哥,你们这是咋地啦?”凌子急忙问道。

三个人一看见我们回来,马上就好像看见了救星一样,冲上来拉着我们的手带着哭腔说:“你们两个终于回来了,我们都快急死了!”

“到底咋回事儿啊?”我知道事情不妙,忙问道。

杨大婶急忙拉着我们来到内屋说:“小花出事儿了,不知道是不是中邪了,你们快来看看吧。”

进了内屋,我们看见小花姐正躺在炕上,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天花板,脸色白中带青,身体僵直。

“小花姐这是咋了?”凌子问。

“不知道啊!凌子你懂行,你快给看看!”

凌子仔细看了看小花姐,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咋这么冷?”

杨大婶抹着眼泪水说:“不知道,一直就是这样的。”

我伸手在小花姐眼前晃了晃,小花姐虽然双目圆睁,但是好像根本就看不见我的手一样,眼珠子一动不动,根本就没有意识。

凌子说:“可能是中邪了,婶子,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儿?”

杨大婶说:“你们上山那天正好是小花奶奶的忌日,所以我们一家都去上坟了,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可是一回来就不对劲了,先是家里的狗朝着小花没命地叫,那模样就跟见了仇人一样,怎么拦都拦不住!要知道那狗是小花一手养大的,最听小花的话了!”

“那小花姐有什么反应?”

“小花这孩子平时活泼的很,但是那天回来以后一声不吭的。我还以为他累了,也就没在意。吃晚饭的时候,小花突然说身子不舒服,就早早回房休息了。一直到该睡觉的时候都没出来过!我担心她,就拿了些吃的去给她,谁知道一进屋才发现,小花竟然不在房里!

要知道,咱们这屯子地处荒僻,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大半夜跑出去那可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急忙都出去找。”

杨大哥点点头说:“说来奇怪,我出去找的时候,忽然发现咱们村北的坟地里有几点鬼火在闪,而且还有很奇怪的声音。当时虽然挺害怕的,但是想起我妹妹之前那样子,我就担心。所以我就壮着胆子去了坟地。结果不出所料,我真的看见我妹妹躺在一个新挖的坟坑里!”

“当时有什么异常吗?”

杨大哥点点头说:“有的,但是小花全身上下都是纸钱,被盖得满满的,只露出一张脸。而且我看到在坟坑旁边还放着一个香炉,里面的香还没燃尽呢!”

凌子眉头紧皱,想了想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被野鬼缠上了,只是不知道这野鬼有什么目的。”

杨大叔说:“之后的事才吓人呢!我们把小花从坟坑里抬出来,小花突然像触了电是的,蹦起来挣脱了我们,跑到旁边一座坟前,抓起墓碑前那些又干又冷的祭品就往嘴里塞,怎么拦都拦不住!幸好有几个小伙子来帮忙,才把她治住,弄回家来!”

杨大婶边哭边说:“可是自从回来以后,这孩子就这么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怎么喊都没反应!我们找了屯子里的大夫来瞧过,但是什么毛病都瞧不出来。所以就盼着凌子你能快点儿回来,给小花看看……”

“婶子你先别着急。”凌子说:“我先看看是什么情况,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小花姐的。你们把小花姐带回来之后,还发生过什么事儿吗?”

杨大叔点点头说:“昨晚上送走了大夫,我们都守着小花,你大哥忽然注意到窗户外面有几点鬼火在一闪一闪的,绿莹莹的,就跟他之前看到坟地里的一模一样!当时我们都慌了,因为我们都注意到那鬼火正朝着小花的窗户慢慢靠近,一直来到窗边,忽然速度快了起来,在半空中舞作一团。最后竟然形成一张人脸的形状,凶神恶煞地盯着我们!

我们都吓坏了,抱着小花就往屋外跑。可是刚一到堂屋,就看见堂屋正中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全身肮脏恶臭,恶心得不得了。但是那张脸我们都认识,就是那鬼火组成的脸!那人一看见我们,咧开嘴一笑,露出一嘴恶心的烂牙,七窍还开始流血!

你婶胆子小,当时就晕过去了!紧接着屋子里的等忽然灭了,等再亮的时候,那人就不见了!”

“幸好我们早早回来。”凌子说:“你们先不要着急,我会想办法对付那个鬼。”

“那就拜托你了。”

“叔,最近屯子里有没有死去不久的年轻小伙子,还没结婚的?”

“没有,咱屯子近一年来都没有白事。”杨大叔想了想说:“要说有的话,那就是不久之前有个来打天狼的人,摔死在了村后的山沟子里,当时没人管,屯子里的人看他可怜,就把他草草葬了。”

“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脸摔坏了,看不清楚。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年轻人,看那样子至少得四十岁以上了!”

“是这样啊。”

草草吃了些东西,凌子便来到杨大叔家的院子里朝北张望着。

现在是正午时分,艳阳高照,照着地上的积雪,散发出钻石一般的光泽。

按理说这样的天气桌是能让人神清气爽,但是我却总能感到隐隐的阴气笼罩在杨大叔家上空,挥之不去。

“凌子,有什么发现吗?”我问道。

凌子说:“子轩,你还记不记得你那个被强拉去配阴婚的高中女同学,叫什么婷的那个。”

“刘玉婷?”

“对,就是她。小花姐现在的遭遇跟她是一样的,只不过小花姐现在遇到的这个比之前那个更厉害。”

“你是说,那个野鬼想让小花姐跟他配冥婚!”

“没错。”凌子说:“我想是因为小花姐去上坟,刚巧被那野鬼看到了,这就是见面相亲。紧接着,小花姐出现在坟坑里,满身是纸钱,这不就是在下聘吗!而今天晚上就是那野鬼要迎亲的日子。”

“你怀疑是那个猎天狼的人?”我问道。

“是的,我觉得那个家伙很可疑。估计是在阴间寂寞难耐,所以相中了小花姐。”

“他大爷的,屯子里的人好心把丫埋了,丫竟然恩将仇报,想害小花姐!”

“所以咱们现在必须找到这个家伙,灭了丫的!”

“必须滴,打得丫魂飞魄散!”我咬牙切齿地说。

凌子点点头,从角落里拿了一个破瓦罐放在我面前说:“好样的哥们儿,那事不宜迟,贡献你的童子尿吧。”

我一愣说:“为什么?”

“当然是有用的了。”

“你不也是童子吗,怎么不用你的?”

“我还有别的事要做。”凌子拿出一沓子符纸在我面前晃了晃。

“可是……”

“子轩啊,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杨大婶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我是你婶子,还抱过你呢!再说了,你小时候光着屁股满屯子跑的时候,大伙都看得满眼了!”

话是不错,可我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于是拉着凌子小声说:“你别忘了,我现在不是人了,我的童子尿还能管用吗?”

“当然管用了,你现在的童子尿比我的管用多了!”

没办法,救小花姐要紧,我躲到墙角,解开裤子爽爽地解决了一下,然后把罐子送到凌子面前。

12下一页

小型预制构件布料机厂家湖南预制构件生产线图片

临汾CPVC电力管口径怎么选择

弥渡县工字钢型号

南京亮化工程MPP塑钢复合管&

太阳能组件价格采购二手太阳能板价格采购

预埋注浆管生产厂鹰潭地铁隧道用注浆管价格

阳光逆变器全国库存收购新逆变器全国库存收购

阳江角钢厂家批发40

徐州MPP电力管具有哪些特性&

可拆型槽盘气液分布器江西孔盘式分布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