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裂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劈裂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鞋企李宁供应商抱团西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2:27:14 阅读: 来源:劈裂机厂家

03月27日讯,廖永兴第一次来到荆门,是在2009年端午节;过完2010年春节,他在服装制造行业里已经干满了整整30年。1979年入行,这位台湾人供职于不同的服装制造厂,来到荆门之前,他工作的工厂位于上海,为梦特娇等童装品牌代工,亦承接部分阿迪达斯的代工订单;在这家上海工厂里,廖工作8年,是为生产总经理。

从上海移居荆门,廖永兴是为了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一个完美的句号”,意识到自己即将跨过职业生涯的第三个十年时,廖永兴“想换一家公司,作为这辈子服装生涯的最后一站,把毕生的(生产)经验传授下来。”而当李宁公司的HR找到他时,他意识到机会来了。

2008年,说服几家鞋与服装产品的制造商后,李宁捆绑着供应商移师荆门(相关内容,请参阅21世纪经济报道《移师荆门:李宁“轻资产”行军》),在湖北省荆门工业园区一片3200亩裸地上,建起5年后要承接李宁至少50%生产订单的新生产基地。

与李宁一起西移荆门的供应商,一家主攻鞋产品,一家主攻运动服装制造。按照李宁的产业转移规划,2009年9月份新生产基地的一期建设要完成,两家工厂开始投产。

端午节来到荆门的廖永兴,看到建起来以及还在建的数栋大厂房,心里涌过一阵兴奋,他开始想如何凭借多年积累下来的生产管理经验,帮助这个不以制造闻名的城市追赶与能东南沿海相媲美的制造能力。通过动能与李宁的联合面试后,廖永兴成为了主攻运动服装的湖北动能体育用品有限公司(下文称:动能)的副总经理,主管生产。

工期会战

在廖永兴到荆门之前,能够如期完成一期建设,差一点成了压垮负责工业园建设的一众人等,这其中包括任工业园建设领导小组副指挥长的荆门市常务副市长周松青,和两家供应商的各位股东们。运动产品行业,一般是提前半年或者3个季度就下订单;而按照原有的规划,李宁的订单也已经给到荆门的两家供应商。

在李宁工业园最终选择落户的湖北荆门市,市政府拿出了最高规格的接待标准——市长王玲亲自担任工业园建设领导小组指挥长,五个市领导,分别当副指挥长,每一个人负责一块具体分工。按照承诺,荆门市将在2009年8月底之前完成李宁工业园的部分建设,但是若正常施工,与李宁工业园规模相当的工程最少要增加两个月的工期。

其中,一期工程分为两个部分:一是由荆门市政府负担的基础设施,包括公路、下水道、排水沟、土地平整等等,其余是由企业聘请的建筑公司负责建设的厂房、仓库、宿舍楼等等,按照一般的施工流程,都是基础设施建好之后再来企业厂房的建设。为了赶进度,李宁工业园的两部分工程双管齐下,同时进行,高峰时期,整个工地上共有40多个工程队相互之间都在抢工期,这无疑增加了建设施工的难度。

施工队伍的不足以及施工期间荆门地区先多雨、后酷热的天气,考验着不同利益方之间协调的默契。为了能够赶上工期,周松青要求项目领导小组制定了严格的时间计划,明确到每一天、每个小组的工作安排:哪些队伍先上,先做什么,路修到什么程度,设备何时运输都按运筹学做了最优的时间规划。

“最紧张的时候施工现场有4000多名工人,24小时施工。人休息、机器不休息。最高温时一天就有20多人中暑。”周松青说。其中,就包括施工总监罗洪在内。

毕竟是在金融危机最低谷时,跟着李宁逆向投资,因此,对于这些初次“北上”的制造商来说,按计划完工,才能起到“安抚军心”的效果。

“有一次大家坐在一起吃饭,我开玩笑说,8月底要是不能保证如期投产,我就抱着黄总(供应商里一股东)从那个楼跳下去摔死了算了。这是一个笑话,但也不完全是一个笑话,因为当时已经被逼得没有退路。”周松青笑说。

而在荆门市政府看来,李宁工业园区的建设的时限,还有着微妙的意义--城市产业结构调整。此前,荆门市是以重工业为主,而李宁工业园建成,就意味着32个亿的投资,一年50亿的销售,5万人就业,以及可预期的3个亿的税收。而与其相配套的,是4千亩配套产业园以及所需的60个亿的投资,将服装面料、鞋带、鞋扣、拉链等一系列配套供应商圈入其中;最后,还有李宁的物流园。三部分累计形成了100亿的投资,最终形成200亿的销售额。

“荆门市今年一年的工业销售额是800个亿,200个亿的销售额,极大地改善了我们的工业结构,打破我们工业增加值现在高耗能的局面。”周松青说。而在他看来,这一切能顺利实现的基础,就是用行动向李宁及其合作伙伴证明,荆门市政府有兑现承诺的能力。

“在一个棋盘上下棋,至少要有跟对手匹配的能力,用现在流行的说法,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倒逼机制’吧。”周松青说。

嫁接生产力

早在招商引资之初,荆门市政府就曾向李宁提交过一份调查,调查显示,荆门市目前外出务工人员共27万人,并着重分析了这些外出务工人员的受教育程度、地域分布等人员结构比例。在李宁一期工程组织的一次1000个岗位的招工中,荆门市劳务局组织了15000人的“应聘大军”。十中选一,用周松青的话说,就是“考大学也没有这个比例”。

以动能为例,一线工人的平均工资在1500-1700元左右,在荆门地区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与上海、广东相比,每名工人可节省400块左右的成本。

在廖永兴看来,在做梭织产品生产上,荆门的生产水平相当成熟,不逊于东部,但是在针织上,荆门则完全没有基础。为了补足这一短板,廖永兴在2009年7月就组织了一批14名组长及40名员工到位于广东的两家专业针织厂学习,为即将上马的7、9号针织车间做准备。

“我们现在的生产能力每个月都在提升。”廖永兴说。

如果说廖永兴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制造能力的不均衡,那么,湖北福力德鞋业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福力德)副董事长郭炳森的挑战则是度过从无到有的开荒期。在对荆门的制鞋能力做过考察后,郭炳森发现,在运动鞋这一品类上,荆门市此前的生产基础基本为零。

“独此一家”的优势让福力德的股东们终于可以摆脱同业的竞争,但是坏处也同样明显:由于熟练工缺位,福力德必须从零开始培养工人。

“制鞋其实就是一个熟练工种,刚上手的工人一天做一双就很累了,熟练工则可以一天做15双,一个新手要达到熟练工的水平,至少需要半年的时间。”郭炳森说。

与现有熟练工紧缺相比,更严峻的问题是工人的高流动率,目前,福力德的员工流动率在10%左右,而在其广东的工厂中,这个数字只有3%。高居不下的流动率直接导致了熟练工培养的困难,而熟练工的不足的情况如果得不到改善,直接的后果就是产能无法与订单量匹配。

“沿海地区的工人大多是出门在外,身上带着钱有限,所以对工作更为珍惜,但在荆门,工人们离家很近,即使不工作也能保证吃住,所以在心态上没有危机感。这就给管理上带来了难度。”郭炳森说。

为了缓解动能、福力德的用工压力,目前,荆门市政府下属的一个中等职业教育集团,已经跟李宁公司签订合同,为其增开了两个专业,一年招生200人左右,学生毕业即进入李宁工业园。但是显然,远水解不了近渴。

“福力德的流动性会比较高,但动能则控制在了3%到5%之间,所以我们就会召集动能和福力德的干部对口交流管理经验,看一些用工制度薪酬体系是否一致,差异性是不是在大家可以接受的范围内等等。”韩成刚说,作为李宁公司驻荆门工业园首席代表。韩的工作就是让园中各方沟通协调,共同解决问题,虽然福力德的6个股东每个月都要在荆门轮流做庄10天,但是,一些生产效率、人员流动性、政府的配套问题。经常是在韩成刚牵头下,两家公司的干部进行现场协调。

在韩成刚看来,虽然李宁承诺订单支持,但处于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如果李宁工业园的生产效率不能达到沿海同等水平,那工业园和李宁在行业中的竞争力,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据郭炳森介绍,目前,福力德共有员工3000名左右,其中最好的两条生产线,基本上已经达到沿海地区生产能力的90%。按照福力德的规划,截至明年9月,员工数将增加至8000人左右。

棋至中盘

在一期项目的旁边,二期已经投产,物流园等项目陆续上马,对于李宁的供应链的梯度转移而言,已是棋至中盘。

“配套的物流基地正在按计划落实,但困难比我们原来想象中的大,这主要涉及到研、开发的问题。”张志勇说。对于一个大的产业基地而言,如何使产能更好的发挥,其关键在于样品的制作和前端的开发,但按照李宁的经验,研发一旦靠近生产,必然想着怎么样尽快上线,怎么控制质量,而不是怎么创新产品,这一问题很难避免,所以,如何将量产开发和前端研发剥离,是摆在李宁供应链规划前的又一个问题。

而对于荆门来说,这个庞然大物带来的改变已经显现,随着工业园区的建立,荆门市房屋租金悄然上升,随之而来的园区内各公司的高管团队,更是挑高了工业园区附近联排别墅的价格,此前号称45万一套别墅,现在售价已超过80万。

虽然在目前看来,李宁工业园项目仍不能成为荆门政府的税收来源,但是,今年荆门市4万人的就业指标中,李宁工业园解决了5000人,相当于总数的12%。当然,在周松青看来,工业园同样带来了甜蜜的烦恼,例如工业园地处郊区,工人上班需要乘坐公共交通,所以,每天上下班高峰期,都要上演5000人“抢”公交的戏码,工人和公司都有意见,但从政府的角度也有很大的难处,对公交的需求时间段过于集中,将现有运力向工业园倾斜,则会造成其他线路运力不足,如果单纯增加车辆,则会造成其他时间段车辆的闲置。

“这些需求对上海、武汉这样的大城市来说都不是问题,但在一个规模小的城市里,就会成为问题。”周松青略带无奈地说,系统的解决方法仍在摸索之中,眼下,则是按照工业园一贯的“有商有量”的老办法缓解:政府尽量多配运力,园内企业错开上下班时间。

而对于动能和福力德而言,相应的配套产业园及物流园现阶段的缺位,则意味着更高的成本。目前,两家公司的原材料供给主要来自上海、常州、嘉善等地。虽然李宁公司在面料交接的时候也承诺所有的供应商都以动能、福力德为最优先,但是,因为地处荆门,从福建、广东运过来差不多需要一周到10天左右的时间,相比在广东、福建生产时,“打个电话就能马上送过来”,仍然让制造商们感到了差距。

“现在要提前两周,资金占有量增加了30%左右,成本在升高,我们和材料供应商都在消化,如果明年还不能赚钱的话,我们全部都要喝西北风了。”郭炳森笑说。

按照廖永兴估计,由于一直有新的项目在建,动能要想达到盈亏平衡,至少要等到2013年。而在眼前,两家公司的股东至少还要准备1.4个亿人民币的投资,支持他们继续跟进的,除了背靠李宁带来的订单支持,更是对规模的渴望,据郭炳森估算,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5年之后,福力德有可能做到40个亿的营业额,而将其股东们位于福建、广东、厦门的工厂加在一起,都很难做到10亿的规模,所以,即使磕磕碰碰,但是,随李宁“北上”,依然是一次难得的“做大”的机会。

对于“北上”一年的成果,张志勇尚算满意,但他也不讳言现实与设想之间的差距:一个是正品率,例如鞋产品的正品率仍未达到预期;另一个则是园区内的合资制造企业的治理结构问题。“这些股东以前在东南沿海都是自己管厂,习惯亲自上阵,所以在让这些企业建立一个合理的董事会治理结构上,我们协调了很长时间,现在基本步入了正规。”张志勇所说的步入正轨,即股东通过董事会行使权利,并聘请职业经理人管理合资公司,在张志勇看来,虽然晚于预期,但尚属正常。

“供应链的转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命题,其中有些环节我们也没有想清楚,但随着问题的出现和不断思考,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答案,并会随着项目的推进慢慢细化。”张志勇说。

无锡的男科医院那家便宜

石家庄蓝天中医院看阳痿好不好

中卫有专门看白癜风的医院吗

成都白癜风医院专家怎么样呢

郑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现在打胎要花多少钱